當一隻呱呱蛙或簡居在二樓 9月15日

為了能寫出更貼近想法的歌詞,最近讀起艾蜜莉.狄金生(Emily Dickinson) 的詩。

雖不是第一次讀詩豐富靈感,但讀她的詩真不是一般有趣。

每個人的創作途徑都不同,簡單概分兩種情況:

先有詞再譜曲;先有曲再寫詞。


對我來說最快的方式是「先曲再詞」。

不過在沒有歌詞意境作為曲子框架的情況下,多半歌曲的記憶點會容易雜亂,

但如果做自己,不管他人怎麼說的話,管他記憶點!

無論如何,快不一定好,但不得不快的情形又蠻多...

這時候我多半會寫英文歌,翻開英詩找出符合當下心情的詩,

把詩換句話說,變成符合自身經歷的內容,

改成自己能力範圍的單字,錄音時會輕鬆許多。

時間若允許的情況,也是我覺得比較理想的方法,

是先稍微有個旋律方向,接著構思歌詞,然後再逐步隨歌詞更改旋律。

I'm Nobody! Who are you?


Are you — Nobody —Too?


Then there's a pair of us!


Don't tell they'd advertise — you know!



How dreary — to be — Somebody!


How public — like a Frog —


To tell one's name — the livelong June —

To an admiring Bog!


劇亦看,詩亦讀

13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